1. <em id="yiics"></em>
        1. 返回

          通威40年系列報道之《中國經營報》
          通威40年變遷,如何穿越市場周期?

          2022年07月05日 作者:中國經營報

          來源:中國經營報

          記者:張英英

          ▲《中國經營報》整版報道通威

          編者按/ 如果說樓市風口和互聯網大潮等是特定時代賦予的紅利,那么,碳中和無疑正是當今時代又一個新機遇。

          過去兩年,碳中和的時代潮流奔涌而至。光伏板塊在A股資本市場上炙手可熱,特別是疊加原材料多晶硅供需形勢的反轉,資本快速集聚至價值洼地。2021年9月2日,通威股份(600438.SH)的股價一路飆漲至62.77元/股,總市值約2800億元。

          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通威股份實控人正是商界風云人物劉漢元。劉漢元的家鄉位于四川眉山縣(現為眉山市)。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劉漢元養魚、賣魚飼料的造富故事便在當地口口相傳。40年彈指一揮間,劉漢元的商業版圖已經覆蓋水產及畜禽飼料、綠色養殖、新能源等產業。

          但是,最讓劉漢元欣慰的莫過于通威股份旗下的水產飼料和光伏兩大產業,不僅僅因為這兩個產業已經成為了全球水產飼料、多晶硅和電池片的領軍企業,而且這兩個產業還關乎最基礎的食品安全,以及未來的能源安全。劉漢元曾說,這兩個戰略目標和愿景讓自己睡覺都踏實,因為所做的事情對社會、對人類是有真實貢獻的。

          提及通威股份的成長邏輯,劉漢元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一是技術進步,二是社會需求。起初從渠道金屬網箱式流水養魚技術(編者注:渠道金屬網箱流水養魚,是在不影響渠道過水斷面的前提下,將金屬鋼片網連成一定形狀,固定在渠道一側的邊坡上,進行流水養魚的一種生產方式)做起,我們越來越肯定地認為,農業的技術進步,需要工業化的推動。通威希望和農民協同發展,助力中國的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逐漸過渡。進入光伏行業后,公司在技術上的研發,同樣支撐了公司的行業地位。不同的發展時期,有著不同的社會發展需求。通威的兩次選擇,都是當時社會最需要的。”

          1.崛起

          草根逆襲成為“飼料領軍企業”

          1964年,劉漢元出生于四川眉山。他少時爭氣,4年讀完小學,2年便讀完初中。1978年,劉漢元考上了四川水產學校,入讀淡水養殖專業。三年后,劉漢元畢業被分配到眉山縣水電局兩河口水庫漁場當技術員。隨后,他做過漁業資源調查,常奔走在漁業技術宣講一線。

          劉漢元向記者回憶,“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國處于短缺經濟時期,商品集體短缺,凡購物都要憑布票、糧票、油票……一直到80年代中后期,社會才逐漸從集體短缺發展到滿足供應階段。當時,我們這些專業技術人支持科技下鄉,都是在為農村產業發展服務。”

          劉漢元表示,“那時候,老百姓‘菜籃子’空空,四川水產品的人均供應量、消費量和生產量在全國都比較落后,吃魚難是當時的一個大問題。一年里過春節和其他節慶時,機關單位才能一人分一條魚,這就算不錯了。”

          后來,當劉漢元看到學習漁業技術的養殖戶變身萬元戶,加之彼時先進國家已有前沿的養魚技術經驗,自己對實踐養魚便開始憧憬起來。

          1983年,劉漢元開始了網箱養魚試驗。回憶起沒日沒夜養魚的日子,手搓制作餌料、幾小時一次投喂餌料、沒有囫圇覺睡,劉漢元和家人終身難忘。

          苦盡甘來。1984年10月,劉漢元迎來一個重要歷史時刻:他發明的“渠道金屬網箱式流水養魚技術”通過驗收,并創造了四川省養魚高產紀錄。劉漢元一時聲名大噪,他的技術不僅轟動了小小眉山縣城,而且在全國引起反響,養殖方式還被推向全國。

          那一年,劉漢元才20歲,已經被授予“科學養魚能手”“集約化養魚先進個人”。隨后,他的項目還被列入了農業部“豐收計劃”和國家科委“星火計劃”。

          有別于其他故事軌跡,劉漢元并未只專注養魚。劉漢元告訴記者,“在養魚過程中發現,配合飼料買不到,也沒有機器生產,于是弄了一個絞肉機進行飼料生產,發現大家需求量很大,于是干脆就集中精力做起了魚飼料生產。”

          1986年,由劉漢元父親任廠長的眉山縣漁用配合飼料廠成立,飼料品牌取名“科力”,即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之意。據報道,飼料廠一開始運轉,排隊買魚飼料的街道上便車水馬龍,竟有人排隊七天七夜。

          1992年這一年,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迎來一個新階段。此時,劉漢元也已辭了“鐵飯碗”,正式開啟人生事業的新階段。

          彼時,眉山縣漁用配合飼料廠在逐步壯大中先后兩次更名,變身四川通威飼料有限公司。這也是通威股份的前身,由劉漢元任職董事長,并朝著現代企業管理制度方向開始發展。

          通過規模化擴張與用心經營,2004年3月,通威股份在上交所掛牌上市。

          內蒙古通威高純晶硅精餾塔

          上市后,通威股份繼續加速擴張,并充分發揮企業優勢,加快行業整合上下游產業鏈,將飼料生產和“通威魚”銷售的品牌優勢在國內外進行傳播、推進。同時,還將產業鏈打造與終端產品的品牌化理念延展至水產品之外的畜禽產品上,創立了“蓉崍模式”,逐步形成了養殖-加工-銷售的一體化格局。到現在,通威股份已成為全球領先的水產飼料生產企業及重要的畜禽飼料生產企業。

          劉漢元告訴記者,過去三四十年,農副產品是在解決產量的問題,未來三四十年將是解決質的提升與附加值的提升的問題,要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也更注重“菜籃子”的安全問題。

          “通威一直希望通過高度可溯源,全程可視化、高標準的養殖環境控制和投入品控制,生產出貼著‘通威魚’標簽的產品,像賣蘋果手機一樣去賣產品,服務20%的白領、金領等高端市場。”劉漢元說。

          2.跨界

          光伏有望成為未來能源的第一來源

          2004年,歐美國家陸續出臺補貼等支持政策,刺激了全球光伏市場爆發。短短兩年,無錫尚德、阿特斯、天合光能等光伏制造商已紛紛赴美上市,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造富神話。

          2006年12月,劉漢元決定進軍光伏行業,涉足多晶硅環節。

          “一直以來,我們對多元化都比較謹慎。除非非常必須,否則一般不跨界。”劉漢元告訴記者。2002年,他進入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就讀EMBA,在畢業后,連讀了北大經濟管理學院DBA工商管理博士,此后,以“各種新能源比較研究與我國能源戰略的選擇”為題目進行研究,意識到人類未來賴以持續發展的主流能源是可再生能源,光伏有望成為未來能源的第一來源。

          劉漢元說,“跨界多元化發展,需要考量的東西很多。你能否在這個行業里真正像釘子一樣進得去,站得住,往往只有前三名才有生存的機會,還要考慮能否持續處于前三,還要小心變成陪練。如果條件不成熟,不要貿然進入,因為投入越多,包袱會越重,未來可能這個坑也會越深。猶如走梅花樁一樣,在樁尖上走,既要速度也要避免掉坑里。”

          劉漢元擇機正當時。歷經20年發展,水產飼料行業已經進入增長新常態,加之原本行業毛利率處于低位,發展存在一定局限,尋求上市公司長期可持續增長,探索新商業模式是內在需求。

          可喜的是,通威股份趕上了最后一波多晶硅行情。金融危機爆發的2008年,多晶硅從28美元/公斤被炒到500美元/公斤。不過,一段時間之后,由于市場需求疲軟,2009年多晶硅價格開始暴跌,一路跌至約40美元/公斤。劉漢元坦言,當時多晶硅業務是虧損的,抓起來其實也沒有太大意義。有些時機需要緊緊把握,但低谷時不如讓它先好好調整、休憩。

          但是,劉漢元在光伏領域絲毫沒有退縮之意。同年7月,通威股份旗下永祥股份第二期3000噸多晶硅項目再一次啟動。盡管2011~2012年歐債危機、歐美“光伏雙反”接踵而至,國內市場陷入低谷,劉漢元卻看到了機會。

          通威太陽能智能制造生產車間

          彼時,昔日光伏大佬彭小峰旗下電池片企業——合肥賽維陷入停產狀態,瀕臨破產。經過一年考察和籌備,通威股份于2013年9月并購合肥賽維100%股權,隨后改名合肥通威。到2016年,該公司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電池片企業之一。

          同樣是2013年,永祥股份啟動技改以優化生產線。到2015年3月底技改完成后,永祥股份多晶硅年產能由之前的4000噸增至1.5萬噸,產能位居全國前三。同一時間段,2014年12月,通威集團還成立通威新能源,進一步拓展光伏下游電站投資和運營業務,創造性地開發了“漁光一體”等項目。

          歷經兩次行業危機,光伏產業在利好政策支持下進入了快速發展期。如今,通威股份重點對高純晶硅和電池進行布局。目前高純晶硅產能已超過18萬噸/年,位居全球龍頭地位;電池片環節現有產能超過50GW,連續六年成為全球產能規模和出貨量最大、盈利能力最強的太陽能電池企業。

          對于光伏產業鏈布局和定位,劉漢元也有所思考。他認為,堅持專業分工、錯位發展、協同互補理念,有所為、有所不為,做專、做精、做強、做大,才能發揮領先優勢。在現代社會大工業、大規模分工協作背景下,任何一個企業都難以支撐長鏈條、全鏈條的產業體系。

          劉漢元表示,“以過去數十年的農牧業舉例,前幾輪行業都歷經了‘過山車’一樣的發展周期,受損最嚴重的時候,部分企業都是在剛做好某一個環節便去做全產業鏈。但是,這樣的戰略決策,幾乎都在拉長自己產業鏈,而這種戰線過長的做法,幾乎都遭遇到了重大挫折,最終淡出市場。”

          在碳中和時代背景下,改革開放40余年以來的新能源潮流已越過腳踝。如今國人皆談碳中和,但鮮有人知道光伏在其中到底扮演了多么重要的角色。未來二三十年,光伏可能會改變100多年的全球能源發展史。

          在劉漢元看來,未來光伏將扮演能源發展的第一主角。同時,中國光伏走向世界,不斷加快發達國家的能源轉型速度,也為“一帶一路”沿線及廣大欠發達國家和地區提供全新的發展路徑,幫助他們跨過“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由此邁入可持續發展的快車道。

          3.智慧

          如何穿越市場周期

          2020年下半年以來,多晶硅供不應求,“擁硅為王”現象重現。如今,多晶硅價格上漲至超28萬元/噸,達到近10年新高,且目前仍居高不下。

          受此影響,通威股份在2021年實現凈利潤82.08億元,同比增長127.5%;僅2022年一季度,凈利潤便高達51.94億元,同比增幅513.01%。

          利潤迎來史上最高的同時,通威股份的股價在2021年9月也創歷史新高,達62.77元/股,總市值2786.46億元。

          “多晶硅的價格取決于供需關系。”劉漢元告訴記者,當前光伏裝機需求持續景氣,對產品價格支撐較強;另外,展望今年全年,多晶硅環節仍然是產業鏈中產能最小的環節。不過,這樣的好日子并不常有。例如,除2009年之外,2018年光伏“5·31”政策出臺后,多晶硅價格同樣遭遇低谷。

          40年風雨滄桑,劉漢元深諳適應市場的重要性。

          通威東營“漁光一體”生態園

          “市場唯一不變的東西就是永遠在變,團隊必須要堅決落實‘效率決定效益、細節決定成敗、速度決定生死’的經營理念,才能在市場周期波動中實現長期穩健經營。”劉漢元告訴記者。市場各個環節總是周期性波動,但萬變不離其宗,每一個投資環節自動會均衡。價格太低,會傷及投資者信心,減少新的投資;價格太高,一定會涌入新的投資,增加供應。這一過程中,行業參與者需要認識市場、把握規律、順勢而為,有條件時逆周期操作。

          劉漢元還表示,外界可能認為通威股份在多晶硅環節上抓住了一些機會,事實上這也是做好功課的結果。值得一提的是,通威股份的智慧還在于會降本,即在技術領先、質量始終如一的同時,確保成本的領先性,不至于市場危機來臨時出現虧損或虧損過多。事實上,這直接反映了劉漢元的利潤觀,即超出行業平均利潤水平附加值當中的一部分才是企業利潤。

          如何做到超過行業平均利潤水平?《財富之上》一書記載,通威股份從外延式擴張和內生式增長兩方面入手,包括擴大規模和相關多元化,提高執行水平和效率,優化成本費用。

          以光伏業務為例,到2022年4月,通威股份披露的2024-2026年光伏產能規劃實施進展及后續規劃顯示,公司多晶硅生產基地的生產成本或降至4萬元/噸以內(剔除工業硅市場價格因素影響,以不變價計算),同時電池單晶Perc產品平均非硅成本已降至0.18元/W以內。

          劉漢元告訴記者,目前光伏企業最核心的競爭力在于技術,以及成本控制。因此,在多晶硅環節,通威股份以四川、云南的水電優勢,擁有行業領先的成本水平;而在電池片環節,通威股份借助于技術與規模優勢,在非硅成本方面做到了行業領先。

          除了規模效應,在優化成本費用方面,《創變者邏輯》一書記載,通威股份一方面通過抓技術研發直接降本增效,另一方面抓內部管控,形成了成本指標層層分解,人人肩上有指標的氛圍。同時,上市之前通威股份就在內部推行了ERP,降低管理成本,提高管理效率。

          在降本基礎上,劉漢元還強調“效率優先,雷厲風行、只爭朝夕的精神工作”。在他看來,只要低于行業平均效率就會被淘汰出局,通威股份超出同行平均利潤的一部分也來源于效率提升。

          如今,國際局勢緊張,全球疫情反復無常,且經濟下行風險加劇,在碳中和優質賽道上,光伏行業要面對的考驗仍無所不在。比如,行業周期性調整問題,越來越多的新老玩家爭奪多晶硅市場蛋糕,同時硅烷流化床法顆粒硅“殺出”。此外,光伏電池技術迭代正在發生。

          通威股份副總裁、永祥股份總經理李斌告訴記者,“《光伏產業路線圖(2021年版)》預計2030年棒狀硅市占份額90%以上。如今棒狀硅依然占據市場主流,且絕大多數新投項目也選擇改良西門子法作為技術選型。改良西門子法是經過市場驗證的成熟技術路線,通威股份對其充滿信心。對于新電池技術路線,通威股份作為頭部企業,長期保持對市場主流技術的研發和跟蹤,將結合市場需求并順應技術發展趨勢做出最優產線安排。”

          觀察

          尊重市場 與時代同頻

          2018年7月,安徽黃山,在“2018光伏領袖峰會·黃山光伏大會二十年紀念論壇”上,記者第一次見到了劉漢元。

          彼時,光伏“5·31”政策剛落地一月有余。會上,劉漢元作為邀請嘉賓,認為政策需要給予穩定的預期,要尊重市場規律。

          另一次是在2021年6月,一場全球綠色能源領袖對話在上海光伏展會期間舉行,劉漢元與鐘寶申、曹仁賢等10余位光伏大佬均受邀出席。當時,劉漢元重申“市場唯一不變的就是始終在變”的觀點,并表示“行業要在尊重市場機制的基礎上穩定價格,我們只能平抑波峰和波谷,卻沒有辦法消除波峰和波谷”。

          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兩次見到劉漢元,給人的印象是既有激情,又充滿理性,話語間均強調了“尊重市場”之意。

          作為改革開放后成長起來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劉漢元身上沉淀了鮮明的時代烙印,他是市場經濟的“信仰者”,堅信“發展是硬道理”。而由他一手打造的通威本身也是中國民營經濟發展史的一個縮影。

          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通威從無到有,由弱到強,劉漢元帶領員工與國家同呼吸、共命運。正如劉漢元所言,通威的發展主要把握了兩大時代機遇,一是技術進步,二是社會需求。在短缺經濟時代,劉漢元發明了渠道金屬網箱式流水養魚技術,隨后辦起了魚飼料現代化工廠,推動了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進入21世紀,身處全球能源轉型時代,劉漢元較早進軍光伏,又趕上了當下“碳中和”風口。

          如今,通威既“長壽”又“年輕”。

          早在三年前,劉漢元積極讓年輕人沖鋒陷陣。目前公司強調經營管理團隊的年輕化,一線管理團隊多為社會職業經理人。劉漢元說,“世界最后是年輕人的,在有條件、有可能的時候,還是交給年輕人。年輕人總是有很多想法,很多沖勁、闖勁。我們也鼓勵創新,讓年輕文化有一定的施展空間。”

          X
          h女放荡a级人体片